RWBY导演MontyOum的思考

此文翻译自近期大热的美番《RWBY》的导演MontyOum在去年的一篇博文。

作为一个动画人,感受颇多,因此特别全文翻译出来,特此感谢李公子的翻译协力!

原文地址:http://montyoum.net/

Monty of 2013

蒙蒂2013

你能有我这样的意志吗?

如果如此,那么你就会成功

我相信,人类的精神是顽强的。如果你努力去实现,它将因为你足够强大的意志而实现。它也许不会马上实现,而且、通常你的梦想会大得有生之年都难以完成。但你为了超越自我所付出的努力,即使到死亡的一刻都依然不会是白费。为了在死亡时不会觉得人生徒劳,这股力量会使得你愿意做任何事去超越你自 己。

所以,我整理了过去的这个夏天中所发生的事件所带给我的感悟:

2012年6月24日那天,我准备要登上飞机,我的母亲刚刚在前几天去世。如同之前的描述一般,我独立隐居在外很多年。我那包含四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的家里人都甚至开始要求我给一点回音了。我最常用的解释是:我一直很忙,想说的就是字面上这意思。但当我发现当对方回你说“是啊我也忙,大家都挺忙”的时候,这理由听起来变得有些可笑了。我觉得这很可笑,每当别人就如同明白我的处境一样说:“是的,我也很忙,大家都很忙。”

不,我真的很忙。如果你三年或几年才见你朋友或家人一次,如果你住在一英里之外,如果你每年只见你那十五岁+的女朋友大概三次(你就会知道这是多忙)。

我的一天如下组成:

1。醒来

2。刷牙

3。开车上班(在街对面)

4。工作

5。在工作时,在桌前吃点东西。

6。上班时用Skype享受与女友的宝贵时光

7。工作同时看点别的

8。工作到累

9。转换工作种类,做些迷糊时也能继续的事。

10。回家(穿回马路)

11。洗澡

12。睡觉

13。重复

这个过程持续一周里的每一天,甚至整整一年。只要不是睡觉或者洗澡的时候,我如字面描述的一般,就是待在办公桌旁。如果你没有把自己锁到这个程度,你和我就不是一个类型的忙。

2个月之前,通过语音信箱和邮件我知道了妈妈身体不太好。而且她的情况正在恶化,我应该回家。但我心里的反应是——就像面对别的要让我远离书桌的事情时一样——“但是我太忙了”。用简单的话来说,我正在做动画,一种表达故事的方式,一种消耗我每一点生命的工作。我通过刻苦的工作成名,而不是我的经历。我无法回想起是否单纯因为我并不关心,还是因为我用以跨越现实困难的信条轻易地抚平了那份情绪。

“工作狂吗?拜托,这听起来就像是懒惰的人才会说的话。”

我的母亲,把我带来这个世界的人正在逝去。长兄弟妹们的电子邮件和语音消息疯狂地潮水般涌进我的收件箱,叫我放下一切工作,尽快回家。这个年头,也许是RvB迈向最巅峰的一年。我们的连载到了第十季,无比庞大的工作量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不知道是否能够在截止日期前完成它(尽管团队已经壮大了三倍)。考虑到我在整个项目中处于非常关键的位置,对于我中途离开也许正是最糟糕的时候。她快要死了吗?哦 ,也许还有一些时间?也许我下周飞也行。在大量不应有的犹豫之下,我开始收集我可以带走的工作。我定了张票。我开始收集我可以离线完成的镜头。没开玩笑,在妈妈临终之际,我仍然丧心病狂地计划着怎么工作。这是我逃避现实的方式吗?在我看来,和沉浸于忧伤的家人们不同,我觉得成为她的骄傲是尊敬母亲最好的方式。我相信如此。时间会证明一切。

2012年6月22日,我的飞机快到了。我查看短信,发现事情有了变化。我的母亲过世了。哦,今天还是我的生日。

我不记得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内心的感受是怎样。片刻的停顿后,一个丑陋的想法在内心冒了出来。

“那我干嘛还要飞过来?”

我真的这样想了?是的,我真的这样想了,不仅想,我还跟马特,跟凯萨琳说了,他们都知道RvB处于多关键的时刻。作为朋友(还是人),他们都理解父母过世的份量。显然比起我更懂……我想。

2天后,迎来31岁的我与其他的家人在罗德岛州的普罗维登斯。我的大家庭又非常难得地聚在了一起。我们聊起了各自的生活,有些亲人甚至机票钱都负担不起。但不管怎样,10多年来,我们8个人还是再次聚在了一起,只是少了我们的母亲。

回到家,与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叙旧,唤起了我旧时的回忆,也让我了解了我所不知道的一些新况。每个人谈论母亲做的事情,她过的生活,从中我了解到了她最后的那些日子。

我知道了他们要把发动机拆出来才能阻止她到杂货店购物。他们告诉我尽管有家人帮忙操持家务,她每天还是坚持起来烹饪清洁做事。尽管她的器官一个接着一个衰竭,还是无法让她停下。一直到她的身体终于停止工作的那天。我意识到我才是所有人里最能理解她的人。工作不是选项,而是生存。

过去的几年里,我时常会感受到在家庭成长的诅咒。我常说,我们出身贫寒,我们思考方式也会像穷人一样。许 多年来,我的亲兄弟大部分不是失业或债务缠身,而许多年里我也不例外。我曾骄傲于自己有机会打破我们家族的既有模式,过上我认为不一样的生活,走上被家庭定下的命运不同的道路。但我现在明白,有些事情即使没有意识,我还是能从中学习到了一些东西。

33年前,我父母拖着整个家庭逃离战争来到了这里,为了能活下去。我们来到这个国家,没有钱,语言也不通。我的母亲怀着我的哥哥,然后一年之后,找到了一份工作,学习当地的语言,养活整个家庭。我父亲罹患战后综合症,无法帮上太多的忙。因此对于早年的记忆里,我所能记得的母亲的事情就是她总是不在身边。她不在身边,为她正忙着拼搏, 为了家庭的生存,她别无选择。这就是工作的原因, 因为除此之外是不可想象的。

抛开理由或者借口之类,我意识到了更深层次里,我母亲的灵魂依然在我身上继续存活。也许在离她去世的今日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她就是这么别无选择地活着。记得第一次发现她患有脑癌是8年前,当时我正开始起步。当时他们告诉她最多只剩几个月可活了。记得她在医院的时候是如此的呆不住,一心只想着要回家,一能下床马上就四处走动。在过去8年间,癌症数次复发,每一次她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在躺着等死和起来做事之间,对她来说并不存在选择。她一直坚持活动,她做得非常棒,因为对她来说并不存在其他选项。

我对我的工作有同样的感觉,因为我也别无二念。

今天是星期天,下着雨,我们为母亲守夜。我记得自己从未见过尸体,我确定面对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当然,周围非常寂静、阴郁,在仪式的程序之下,空气中蔓延着沉重的氛围。其中有些很真切,但我不确定当时是怎么样的感觉。

看到了母亲的尸体,她看起来很平静。我感到很平静。我开始思考,道别、悼念死去的人,这些不过是你为自己而做的事情。想方设法来到这里、见她最后一面,我能做到的只有微笑。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凝重地表达着他们的敬意,我是屋内唯一一个脸上堆着笑容的人,但不知为何我却并没有感到不自在。我不记得那是否对她或自己感到的自豪,也许这两者在此时并没有区别。看着她那已经空去的躯壳,我唯一的感觉是,自己终于做了正确的事情。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我是个不良少年、一个失败品。尽管大家都说我很聪明和敏锐,但成绩单上的却总是坏消息。
在落后一年级,被好几所学校赶出门以后,我全情投入的事情就是乐高积木、电子游戏和绘画了,没人认为这会有什么出息。不过至少我还是结合这些东西,在失败的人生里站了起来,成为了她的骄傲。让她见到我做出了什么而能在某个节目中登台领奖。尽管是因为一些她完全无法理解的作品。我做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她会看到,我所专注的只有投入工作而已。我很高兴被告知她也有看到这作品。

要问“我为何而来”?就是为了寻找一些我已经知道的事情,并进一步确认它。

在目送她的遗体拉去焚化的时候,我依然无法停止微笑。我猜大概有些人觉得很古怪所以投以侧目。是有点奇怪,我甚至觉得有点惊讶。因为母亲的死我丢下了我本应埋头在做的、我人生唯一专注的的工作。我回到工作岗位以后并没有拉下什么,却对“我是谁”这件事有了更好的理解。在对她的去世最自然的感受里,我从对自己做得是否合理抱有的轻微的不确定感里解放了出来。我终于能够确信,用我的方式去纪念她才是最好的做法。我工作,因为这“别无选择”。

远离工作让我感到好像瘫痪一样,让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希望对于其他人来说也一样,如同我常说的、当你把自己逼到分秒必尽的时候,世界会呈现截然不同的景象。我成功了吗?我在超越过去的自己上成功了。记住,那看起来与昨日并无不同,但只是更清晰了些。

Monty Oum

 

分享到:

2 条评论

昵称
  1. 风车雪花

    读毕,工作就是他的人生意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们不知道他这么拼是单纯的价值观使然,还是晓得自己也命不久矣,所以不予多言
    如果人们能有他的5成拼劲,多数事情都能好办很多

    1. Bais

      极端的专注力往往能创造奇迹